作者:張海濛、洪晟、Chantal Beck和汪小帆

新冠危機暴發以來,全球能源需求下降,然而這并非是油氣業遭遇的最大威脅。事實上,全球經濟在面臨系統性風險時極其脆弱,氣候變化就是一大系統性風險。

碳排放占全球排放總量28%的中國,明確提出將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多家油氣企業也據此設定了遠期凈零碳排放的目標。

以上種種無疑對油氣行業提出了嚴峻的挑戰。油氣企業需要考慮如何加快實現全面轉型;如何把握低碳變革的趨勢重新建立自身定位;業務模式應如何進化升級,才能在低碳世界中保持高速發展。

我們圍繞中國油氣行業綠色低碳轉型這一主題,分為上下兩篇進行闡述。本文為上篇,重點論述行業企業應如何打造更具韌性和彈性的業務組合,即建立起既能應對大宗商品價格降低,也能應對碳價增長的組合。下篇將論述油氣企業如何提升低碳業務競爭力。敬請廣大讀者關注、閱讀。

 

建立更具韌性和彈性的核心業務

過去15年間,普通能源油氣公司的年度股東總回報TRS落后標普500指數7個百分點【1】。這說明行業傳統的業務模式已經承壓一段時間。

過去,財務表現韌性和業績潛力是由油氣資產在行業成本曲線所處的位置,尤其是在上游和煉油中的位置所決定的。現在,隨著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實際風險對財務表現的影響日益明顯,轉型風險(如社會壓力、技術顛覆或消費者偏好轉變)也被企業廣為接受,因此財務表現韌性開始納入氣候風險和企業應對風險的表現【2】。

投資者和分析師開始就油氣企業應對不斷變化的氣候風險的策略和措施影響進行壓力測試,同時越來越多的聲音要求油氣企業建立標準化的運營,公布全價值鏈溫室氣體排放報告。一些企業努力發展技術,通過數字化追蹤油氣企業的綜合碳足跡。另一些企業則對環境、社會和治理(ESG)投資的穩健性展開測試。

因此,油氣企業的第一要務必須是建立起既能應對大宗商品價格降低,也能應對碳價增長的組合。除了采取運營和供應鏈低碳轉型這類無悔行動之外,領導人可考慮制定業務組合優化策略以加速轉型。

面向碳氫能源增長機遇,調整業務組合

調整、改善業務組合的財務和氣候韌性,意味著將未來的投資集中到“優勢”資源,即那些能夠提供較低盈虧平衡價格和較低排放強度的最佳組合的資源。

麥肯錫對全球石油企業的相關上游投資項目在不同的碳價和大宗商品價格下的競爭力進行了研究(見圖1)。這一模型考慮到了生產和最終投資決策前的方方面面,并根據斯坦福大學的石油生產溫室氣體排放評估系統,對范圍1和范圍2排放預測做出假設。

盡管關于排放的預估來源多樣,且不同來源間差異明顯,但數據集支持以下結論

  • 沒有碳稅情況下,90%的石油相關項目在油價等于甚至低于60美元/桶時都能實現盈虧平衡。而在碳價為100美元/噸CO2e時,這一比例迅速下跌至80%;
  • 當油價低于30美元/桶時,全球僅有25%左右的油氣項目能夠在零碳價下實現盈虧平衡。如果碳價為100美元/噸CO2e時,比例下降至20%以下;
  • 2030年預計占全球原油產量2/3的傳統陸上和淺海項目,如果碳價為100美元/噸CO2e,有25%-35%可以持續運營。而在深水、超深水和非傳統資源中,這一比例只有不到5%;
  • 如果碳價為200美元/噸CO2e時,全球石油相關項目中只有3%能在當前經濟預測下以30美元/桶的價格實現盈虧平衡。

無論地質和資產類型帶來的排放量差異多么巨大,運營效率優化和投資嚴格管理都能有效拉低上述盈虧平衡點原油價位,如同降碳舉措有利于降低碳稅風險敞口,并改變資產在碳排曲線和成本曲線上的位置一樣。若缺乏有效舉措或執行不力,碳氫能源領域的盈利增長機會將變得越來越小。隨著金融市場逐步提升不同油價和碳價情景下的投資風險和回報分析的透明性,油氣企業需要優化資產業務組合,才能以更低成本獲得市場資本。

同時,油氣企業必要時也應“壯士斷腕”。退役生產力最低、碳強度最高的油井及相關資產,能夠改善現有油氣資產的排放表現和盈利能力。北海一家運營企業發現退役20%的油井資產,尤其是含水率最高、碳氫產量最低且能源強度最高的油井,能夠顯著改善組合的成本效益和排放強度。非洲多家上游企業也有類似的案例。

由此可見,有效推進這項工作需要增加碳排維度的研究,深入區域甚至資產層面利用專業的碳核算工具和相關方法做更加細化的分析測算。

探索能源轉型和低碳業務發展,推進生態圈建設

許多油氣企業目前正在重新評估能源轉型的戰略應對方式。除了推動自身運營的降碳來大幅減少排放之外,它們可能還需要做得更多【3】。范圍3排放與行業產品的具體使用息息相關,因此成為降碳的一大挑戰,因為行業排放總量的3/4以上都來自使用端。

同樣重要的是,綠色低碳行業本身就是一個快速增長的投資類別。油氣企業應該如何探索其它業績增長選項,在實現盈利增長的同時提高氣候風險韌性?我們研究發現,油氣企業戰略可分為三類:資源專家型、綜合能源型和純低碳型。

資源專家型企業也就是更聚焦自己專長。這些企業相信即使未來30-50年碳氫能源行業整體萎縮,還是會有具體的需求量。這類企業認為任何一個行業發展的成熟階段往往都是表現出色者盈利最高的時候,且兼并整合通常能夠放大優勢。他們為投資者提供較高的資產收益和營收增長,且不會因為貿然進入自己不熟悉不擅長行業而給投資帶來任何潛在風險。大量的獨立油氣企業都是資源專家。

綜合能源型企業正在努力保持其盈利核心,同時捕捉在綠色低碳市場涌現的一些機遇,包括可再生能源、生物能源、下一代出行、能源服務和氫能。這些玩家基于自身的能力、技術、關系和在位優勢,對自己成長為專注于此類新投資的業務主體信心滿滿。知名代表性企業包括油氣領域的超級巨頭英國石油BP,BP近期宣布了將從國際油企轉型為綜合能源企業【4】,并加大了數字化創新平臺LaunchPad?的投資力度,加速孵化面向數字化轉型及綠色低碳轉型的新業務、新服務和新方案。

純低碳型企業事實上將業務轉型實踐和想法推進了一步。這類玩家重點關注建立面向未來的綠色低碳新業務,同時剝離歷史較長的高碳排傳統業務,這些傳統業務往往給管理層帶來隱患,而且也會給股權和債務投資者帶來困擾。一些中型企業近期開展了轉型,如芬蘭能源公司Neste已經將其資產組合從石油精煉及營銷轉向生物燃料處理【5】。

能源油氣企業應思考以下兩個問題,選擇適合自身的戰略原型:第一,綠色低碳技術真正的增長勢頭是什么?第二,碳氫業務及低碳業務的風險和回報應如何權衡?

問題一綠色低碳技術的增長勢頭是什么

為達成1.5攝氏度的降溫目標,全球各行各業都需要在未來10年大幅減排【6】。這意味著低碳技術需要加快發展(見圖2)。

主要的科技,如可再生發電、基礎設施電氣化、生物能源、氫能、CCUS、像自然解決方案和直接空氣捕捉等負排放技術,以及碳交易,都是潛在的增長市場。到2030年,自愿性碳市場的規模較現在可增長約15倍,成長為每年150億至400億美元規模的市場。

為了實現如此巨大增幅,需要海量的資本投資。根據麥肯錫1.5攝氏度路徑情景,未來10年間,將需要7500億美元流入CCUS,2000億美元流入電動車基礎設施,7000億美元流入氫能技術。可再生電力則是另一個等級的吸金巨頭,需要8.5萬億美元的資本投入,才能建立2020-2030年所需的太陽能和離岸及在岸風能。

為了幫助解決資金缺口,各國紛紛出臺刺激政策,承諾為綠色科技提供大量的新投資。資本市場也已推動那些符合能源轉型大趨勢的公司大幅增長價值。

我們的研究顯示,可再生能源和生物燃料企業的EBITDA在過去兩年已經增長了15-20%,因為投資者看好這些領域的長期增長。例如被《華爾街日報》稱為“新綠色能源巨頭”的Enel、Iberdrola和NextEra,合計資本在過去10年增長超過200%,即從1100億美元增至3500億美元。同期全球最大的油企—BP、雪佛龍、美孚和殼牌的合計資本縮水了40%,從9800億美元降至5700億美元。

 

問題二 風險與回報如何權衡

第二個問題是低碳市場能否提供與目前油氣組合中的核心碳氫資產相似的回報。過去10年間,不同類型能源的回報模式大幅變化。2010-2020年間,各能源領域企業的公司級投資資本回報率參差不齊(碳氫vs.低碳)(見圖3)。相關數據支持了多項結論。

  • 過去10年間,油氣企業的預期回報跟隨大宗商品價格的顯著下行一路走低。內部收益率的預測中值從2010-2011年間的30%下跌到2019-2020年間的15%。關鍵是,前1/4績效企業的同期表現也在下滑,從40%降至30%,相當于十年前的中值水平;
  • 表現最好的低碳企業受益于較低的資本成本,現在的回報已經可與油氣傳統企業一較高下。可再生能源等低碳能源的資本成本比油氣企業的要低200-250個基點;
  • 如同其它行業,表現最優和最差企業的回報差距遠遠大于行業間平均回報的差距。

由于新業務和價值池間的潛在風險不盡相同,公司在基于自身增長和回報預測評估戰略時,不應只關注投入資本回報率,更應關注投入資本回報率ROIC和資本成本間的差距。

歷史告訴我們找到戰場在哪里非常重要,如何競爭和業績表現也同樣重要,行業內不同公司的回報差異充分證明了這點。優勢資源、出色技術和卓越運營通常會創造不成比例的高價值和高回報

氣候風險無疑對油氣行業提出了嚴峻的挑戰。油氣企業應盡快打造更具韌性和彈性的業務組合,還應重點思考以下兩個問題,選擇適合自身的戰略原型:第一,綠色低碳技術真正的增長勢頭是什么?第二,碳氫業務及低碳業務的風險和回報應如何權衡?對這些重大問題的思考,將引領廣大油氣企業取得綠色低碳轉型的成功。

?

【1】Filipe Barbosa, Giorgio Bresciani, Pat Graham, Scott Nyquist和Kassia Yanosek, 《新冠疫情后的油氣業:還賬日還是新的機遇》,2020年5月15日,McKinsey.com

【2】 Jonathan Woetzel, Dickon Pinner, Hamid Samandari, Hauke Engel, Mekala Krishnan, Brodie Boland和Carter Powis,《氣候風險及應對:實際風險及社會經濟影響》,麥肯錫全球研究院,2020年1月16日,McKinsey.com

【3】? Chantal Beck, Sahar Rashidbeigi, Occo Roelofsen,和Eveline Speelman, 《未來就在腳下:油氣企業如何脫碳》,2020年1月7日,McKinsey.com

4】 《從國際油企到綜合能源企業:BP設定未來十年交付零碳目標的戰略》,BP新聞稿,202084日,bp.com

【5】?如需了解更多,請見“關于Neste,” neste.com

【6】 如欲了解1.5攝氏度控溫目標更多,請見Kimberly Henderson, Dickon Pinner, Matt Rogers, Bram Smeets, Christer Tryggestad和Daniela Vargas,《氣候計算:達成1.5度攝氏度控溫目標將需要什么》,麥肯錫季刊,2020年4月30日

【7】Katherine Blunt和Sarah McFarlane, 《新的綠色能源巨頭挑戰埃克森美孚和BP》,華爾街日報,2020年12月11日,wsj.com

 

作者:

張海濛
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常駐香港分公司

洪晟
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常駐深圳分公司

Chantal Beck
麥肯錫全球董事合伙人,常駐倫敦分公司

汪小帆
麥肯錫全球董事合伙人,常駐上海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