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咨詢顧問工作的一部分,我們有幸與許多前沿創新者交心暢談。盡管商界通常把目光放在公司、營銷和估值上——而非創新者本身——但我們認為,多了解一些醫療創新背后的靈魂人物將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本文我們以六問六答的形式與您分享一位創新者的成長經歷和他的所思所想。

本次訪談中,麥肯錫全球副董事合伙人田運瑩對話尚醫科技(術康app是尚醫的產品)創始人兼CEO雷震。尚醫致力于研發數字療法產品,旨在幫助患者治療冠心病、心衰、高血壓、糖尿病、肥胖、慢阻肺等慢性病,提高患者的日常生活能力,讓他們享受更美好的生活。2020年11月,該公司自主研發的術康app獲得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NMPA)認證,成為中國首個數字療法產品之一。

田運瑩: 說說您的故事吧,您是如何走上醫療創新之路的?

雷震:我們的核心團隊成員來自不同國家,是共同的愿景把我和負責術康美國業務的Tim Bilbrey和Peter Niemi凝聚在一起。我們共同致力于為最需要的人提供高效、可負擔、個性化的生活方式來干預醫療,無論人們身處何地,無論他們的背景或經濟狀況如何。

我在缺醫少藥的偏遠鄉村長大。當我成為肝臟外科醫生以后,才逐漸認識到發病率更高、影響更多人的其實是各種慢性病。我領導博慧斯生物歷時七年開發了A1cEZ,當時(注:2014年)是全球唯一可以在室溫下儲存的糖化血紅蛋白即時檢測儀,成本不到上一代產品的5%,產品一經推出就迅速打入全球市場。

2014年,我的家人因為慢性病并發癥反復入院治療。上世紀90年代醫學院教科書上就明確指出,慢性病主要采用生活方式干預(如恰當的運動、做好營養管理等),但這種治療需要醫護人員1對1指導,每周三次,通常持續12周,費用十分昂貴,在中國幾乎無人開展,相關的專業人才也幾近于無。美國有超過10萬家康復中心提供這種服務,但仍然受困于執行成本,完成標準療程的心衰患者不超過15%,再入院率和醫療支出居高不下。

這段經歷促使我創立了尚醫科技,當時國內還沒有相關法規,數字療法這個概念在歐美也還不成熟。所幸遇到了不少有類似經歷的伙伴,我們懷著對這項事業的堅定信念,開發了術康app,在中美醫療界很多大咖的幫助下,經過十幾項臨床研究不斷驗證和改進,最終術康app獲得了NMPA的認證及美國權威醫生的認可。

Tim Bilbrey在美國德克薩斯州的農村長大。少年時代他常常陪著爺爺去接受運動治療(心肺康復)。他看到心肺康復給家人帶來的益處,于是立志利用這一療法幫助更多的人。過去15年里,他幫助很多患者從心臟疾病和外科手術的損傷中得以康復,提高了他們的生活質量。2019年他從著名的Baylor醫學中心辭去心康中心主任一職,創辦NextGen RPM,為患者提供遠程心肺康復指導。2021年,NextGen RPM與術康美國公司合并,Tim出任術康美國首席醫療官。

Peter Niemi是術康美國公司CEO。在紐約市長大,畢業于哥倫比亞大學,從事醫療行業30余年。相比為富人提供健康服務,他更希望把真正有價值的醫療服務帶給最需要的人。2006年,我們在哥倫比亞大學相識。共同的愿景促使我們攜起手來推動術康的發展。隨著術康app 2020年開始進軍美國市場,Peter成為術康美國最理想的領導人。

田運瑩: 您認為數字醫療在未來十年將走向何方?

雷震: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安全地提供醫療服務成為迫切需求,數字醫療技術的應用進一步提速,并且得以在全球范圍內有序推進。對于承擔新冠肺炎患者治療和康復重任的一線醫護人員,如何保障他們的安全,成為全球醫療系統的重中之重。

為應對這一危機,監管迅速出臺支持遠程醫療發展的政策。如今,隨著這類服務的價值獲得明確認可,數字醫療正從邊緣走向主流。隨著資本的不斷涌入,相關技術也在迅速發展。政府正大力支持數字醫療的發展,醫療機構有望在實踐中接受并采用數字療法,患者將獲得更高效的醫療服務,最終塑造我們每個人的日常健康旅程。

未來10年,我們將看到數字醫療通過提升醫療保健、疾病預防、護理協調、健康管理,同時降低患者、國家醫保和保險公司的支出,促進國家醫療保健水平的提高。數字醫療產品可以大幅減輕醫療人員的工作量,提高醫療效率,降低入院率、再入院率和減少不必要的急診就診。數字醫療可以讓我們在提高醫療質量、擴大覆蓋范圍的同時控制、降低醫療支出,這一點對于中國及其他醫療資源相對匱乏的發展中國家尤其重要。

田運瑩:您認為醫療環境創新的最大機遇和障礙是什么?

雷震:創新的最大障礙也是最大的機遇。醫療行業傳統上比較保守。新冠疫情點燃了數字醫療的模式轉變,醫療機構、保險公司、醫護人員和普通大眾對數字醫療的接受度都在逐漸提高。數字醫療現在被視為醫療實踐的延伸,它很好地補上了傳統醫療的短板,而不是傳統醫療的競爭對手。

田運瑩:當您將整個醫療衛生系統(醫療服務提供方、支付方、醫生、患者)視為一個整體時,您認為誰是創新的最大推動者?

雷震:衛生系統的每一方都是醫療服務演變的關鍵參與者,都有自己的立場和動機。支付方、提供方和患者都是醫療衛生系統的積極參與者,也是推廣并采用新技術的必要條件。然而,根據我們的經驗,一線醫護人員是產生變革最關鍵的催化劑。他們見證了普及數字醫療的必要性。臨床上,時有患者由于經濟、地理和醫療資源缺乏等因素拖延了治療和康復,最終導致健康狀況惡化。有愛心、有遠見的醫療專家一直在倡導和推動醫療機構、保險機構、患者接受和支持創新。

田運瑩: 在您看來,能夠更好地推動衛生系統數字化轉型最關鍵的變化是什么?

雷震:在早期階段,各國監管支持力度不夠是遠程醫療發展的主要障礙,如今政府的支持迅速成為最大的助推因素。2020年,改革監管審批和報銷模式的需求開始顯現,全球各地政府均緊鑼密鼓地進行了相應的籌措安排。

隨著報銷模式的持續發展,醫療系統應用數字醫療的動力更大,而不必擔心可能對其核心業務產生負面影響。特別是在美國,政府和商業保險的迅速發展涵蓋了更多的數字醫療服務。對于存在“社會化醫療”的歐洲國家,監管提出了“全或無”原則,其中政府對數字醫療的支持是數字醫療項目存在的必要條件。患者和醫療服務提供方很清楚;有了政府的支持,支付方系統將能夠更好地支持這些需求。

田運瑩: 有哪些是您剛開始踏上創新、創業之路時應該想到,卻沒有想到的?

雷震:一場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在人們最需要醫療服務的時候,大多數醫療系統不得不暫停服務,我們付出了巨大代價來真正直面現實,來真正對數字醫療進行充分思考。

麥肯錫公司版權所有?2021年。未經許可,不得做任何形式的轉載和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