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曲向軍、周寧人、馬奔、徐海超和劉昕昕

全球領先資管機構也正在積極關注金融科技在資產管理領域的應用,并通過戰略并購、戰略合作、創新實驗室、資管科技加速器等多種形式與金融科技公司合作。我們認為,金融科技的開放創新是未來全球領先資管公司需要關注的重點。

領先資管機構通過四種模式加強金融科技開放平臺創新

隨著財富管理及投資管理科技的加速崛起,對于領先資管公司來說,借助外力打造開放創新平臺無疑是一個事半功倍的創新方式。針對我們對全球領先資管公司的研究和觀察,共有四種值得借鑒的金融科技開放平臺創新模式(見圖1)。

模式一戰略入股或者并購

通過戰略入股或者并購特定領域的金融科技公司,獲取全新能力,并將這種能力整合到自身資管業務模式當中。

比如某美國資管公司為了拓展D2C戰略,分別收購了兩家智能投顧金融科技公司。某全球領先獨立系資管機構也通過收購建立起智能投顧和現金管理解決方案。此外,一家知名金融機構通過戰略入股金融科技公司的方式,將后者的智能投研分析、交易機會捕捉、金融產品開發等功能整合入自身的業務平臺。

模式二 成立資管科技加速器

加速器計劃即由資產管理機構精心挑選在其重點發展的領域內、且技術或產品成熟度符合其要求的金融科技初創企業,然后通過投資、孵化這類初創企業,獲取新興技術。在與資管機構的戰略合作中,我們觀察到的加速器運作模式有兩種:

  1. 資管機構開放業務場景,通過金融科技的充分運用,賦能資管本業,促進與創新企業的合作與文化協同,最終實現長期合作共贏。
  2. 資管機構采用風險投資模式,與加速器中的金融科技公司共同設計產品或新的業務模式,面向外部市場創造業務場景與價值,最終實現利潤共享。

比如某歐洲領先資管公司推出了資管科技加速器計劃,在全球范圍內選擇與公司戰略高度一致、應用潛力大、能夠在12個月內產生顯著效果的金融科技公司作為精選合作伙伴,為其開放財富管理和資產管理應用場景。在這一計劃下,該資管公司在400多家優質金融科技公司中精選了30多家進入了POC的應用識別。

模式三 建立創新實驗室

部分領先金融機構采取成立創新實驗室的方式,跨業合作探索顛覆式創新。

  1. 創新實驗室的任務在于研究前沿的創新科技,如區塊鏈、AR、VR、數字貨幣在財富管理和資產管理中的應用,并研究如何將科技與業務場景結合,往往從研發到商品化的時間周期會較長,主要聚焦于可能改變行業的顛覆性創新。
  2. 創新實驗室往往獨立于主營業務或部門進行運營,在里面工作的多數都是科技技術背景、設計背景、數據科學背景的人才,而非傳統金融背景類人才。
  3. 實驗室的本質是開放的,會與創新生態的各類機構和實驗室展開廣泛合作。

例如,某美國領先資管機構在2017年成立創新實驗室,專注于開發以客戶為中心的解決方案。該創新實驗室旨在幫助員工和外部合作伙伴開展新項目,以滿足當前和潛在客戶的需求,包括在技術和產品開發中進行創新,與市場和外部網絡互動,打造由學術界、初創企業、風投和其他企業創新中心組成的合作伙伴生態系統等。

另一家美國領先資管機構在1998年成立了創新部門,作為集團的創新引擎,主要職能包括新業務孵化、舉辦創新創業訓練營、未來趨勢研究、以及新產品、新技術的壓力測試等。

 

模式四 打造開放的資管科技平臺

通過構建一個開放的資管科技平臺,鼓勵合作伙伴圍繞平臺開展創新工作,比如全球領先資管公司建立了開發者平臺,旨在改變原來系統平臺相對封閉的輸出模式,允許其客戶在平臺上打造個性化應用。

短短數年間,數字化浪潮席卷國內外金融機構;未來,金融科技必將獲得更大的用武之地。國內資產管理機構可以通過借鑒海外領先機構的最佳實踐,結合自身戰略目標與業務需求,進一步明確在金融科技的重點發展領域。在此基礎上,資管機構可以通過投資、加速器孵化、成立創新實驗室等模式,參與到技術開發中,探索與業務結合的最佳方式。

 

作者:

曲向軍
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常駐香港分公司

周寧人
麥肯錫全球董事合伙人,常駐北京分公司

馬奔
麥肯錫全球董事合伙人,常駐上海分公司

徐海超
麥肯錫項目經理,常駐臺北分公司

劉昕昕
麥肯錫咨詢顧問,常駐上海分公司

本文選自麥肯錫 中國金融業CEO季刊《Fintech 2030: 掃 全球金融科技生態掃描》

點擊此處,閱讀整本季刊精簡版